《水滸傳》與《金瓶梅》:從獅子樓開始,生出兩種傳奇

  • A+
所屬分類:水滸解讀

 

文 | 李北山

武松提著那把尖刀趕到那獅子橋下大酒樓的時候,西門慶已經有三分醉意,對他的客人大談潘金蓮。

這故事接下來就有了兩種傳奇。

一種是武松左手提了潘金蓮的人頭,右手拔出尖刀,挑開簾子,鉆將入來,把那婦人頭往西門慶臉上摜將來。西門慶驚慌中先自飛起一腳踢落了武松手中那口尖刀,“直落下街心里去”,但緊跟著他也被武松摜出窗外。武松伸手去凳子邊提了潘金蓮的頭,也鉆出窗子外,涌身望下只一跳,跳在當街上;先搶了那口刀在手里,看這西門慶已自跌得半死,直挺挺在地下,只把眼來動。武松按住,只一刀,割下西門慶的頭來。把兩顆頭相結做一處,提在手里。把著那口刀,一直奔回紫石街來,祭奠哥哥武大的冤魂。英雄傳奇便全在那施耐庵筆下、《水滸傳》中。

另一種傳奇,是在近百年后。那在獅子樓無限神往地聽西門慶大講他與潘金蓮風流韻事的,有了一個名字,叫做李外傳,是陽谷縣衙的一個皂隸——他被安排做了西門大官人的替死鬼——武松把他擲出窗外,取了他的性命,而西門慶,早嚇得心膽都碎,便不顧性命,從后樓窗跳出去,順著房檐,跳下那行醫的胡老人家后院內,扒伏在院墻下。正趕著這胡家使的一個大胖丫頭在茅廁里凈手,撅著大屁股,猛得看到他,嚇得大叫“有賊”?;诺煤先思边M來。認得是西門慶,便道:“大官人,且喜武二尋你不著,把那人打死了。地方拿他縣中見官去了。這一去定是死罪。大官人歸家去,料無事矣?!蔽鏖T慶拜謝了胡老人,搖擺來家,一五一十對潘金蓮說,二人拍手嬉笑。西門慶終于留了性命,還大可以享受幾年風流快活的時光,然后死在春藥之上,于是就有了這部傳奇,叫做《金瓶梅》。只是這叫做蘭陵笑笑生的人在這百年后的外傳中,做了一些手腳,把陽谷換作清河。

從這獅子樓開始,生出兩種傳奇。也是從這獅子樓開始,武松成為了另一個武松?!端疂G傳》人物中,金圣嘆尤鐘情于武松,他說:“一百八人中,定考武松上上。時遷、宋江是一流人,定考下下?!痹诮鹗@眼里武松是天人,我覺得在獅子樓之前的武松才是天人,他桀驁不馴,剛直不阿,有一種天生不屈的精神。但從獅子樓開始,武松被逼上了人性的不歸之路。

武松一開始自然地想到要通過官府解決他哥哥的冤案。他在廳上告稟,催逼知縣拿人。誰想這官人貪圖賄賂,反說武松道聽途說,不足為憑,還是不作計較為好。體制內的黑暗會把人逼入絕境。絕望讓無能為力的人自己去死,有能力的人讓他人去死。于是武松就自己執法,殺了潘金蓮和西門慶。從獅子樓開始,武松強烈地渴望公正而不得,他開始拋棄基本的是非觀念,誰對我好我就無條件地對誰好,經歷一個漫長的淪陷的過程,終于陷入狹隘之義氣之中。他醉打蔣門神,幫施恩奪快活林,就是黑社會的火并。待到孟州城里張都監假意接納,他不勝感激。待被算計,血濺鴛鴦樓,大開殺戒,“先從馬院里入來,就殺了養馬的后槽一人,有脫下舊衣二件。次到廚房里灶下,殺死兩個丫環,后門邊遺下行兇缺刀一把。樓上殺死張都監一員并親隨二人。外有請到客官張團練與蔣門神二人。白粉壁上,衣襟蘸血,大寫八字道:‘殺人者,打虎武松也’。樓下搠死夫人一口,在外搠死玉蘭并奶娘二口,兒女三口。共計殺死男女一十五名,擄掠去金銀酒器六件?!敝链?,一個至純至剛的好漢徹底淪為一個冷血的殺人者。

weinxin
微信公眾號
更多精彩請關注公眾號

發表評論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

評論審核已啟用。您的評論可能需要一段時間后才能被顯示。